当前位置:中国太阳城娱乐网站送彩金首页 > 宏观论 > 新闻正文

征信成本一年一个亿 普惠金融机构直呼“不普惠”

来源于互联网 2018年01月26日 阅读(

继高企的获客成本后,征信数据调用,正成为国内众多普惠金融疾行军一块隐性的、数目不低的成本。

监管方面一直希望贷款类机构能真正践行小额、分散的普惠金融之路,然而,如果放款机构的人均借款额只能维持在区区几千元的水准线、贷款定价还不能过高,此外放款机构还要负担数千万级借款人、人均数十元的征信查询成本,对于本身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机构来说,负担并不算小。

证券时报记者实地调研7家放款类机构(含贷款交易撮合平台)。在接受采访过程中,作为普惠金融践行者,或者说希望以普惠金融为目标的机构,他们普遍呼吁,希望借款征信查询成本能够进一步降低,再普惠一些;或者,在同样的成本范围内,获取的数据能够更加精准有效。

从记者获知的3家公司情况看,征信查询占运营成本的比重,最低的是苏宁消费金融,征信查询成本占比为10%;还有两家分别为20%和30%左右。

两笔账目

勾勒征信查询成本

从征信查询支出角度,让我们来算两笔账。

首先,一个持牌的、具有发放贷款资质的金融机构(互联网银行或消费金融公司),在它每做出一次授信决策之前,就要花1元查询央行征信;2元调用鹏元征信及中诚信的学历信息接口、航旅信息接口和住宅信息接口;再花2元查询芝麻信用和腾讯征信;然后再花2元查询滴滴和美团信息……按照风险权重配比,把一系列征信信息都查完,单个用户至少要花多少钱?

这家持牌机构展业三年的总贷款申请人数约6000万人,它每年平均花在平台首次贷款客户上的征信查询成本,要多少钱?

如果这家机构的过审率为15%~20%,而复借的用户达到50%,用户每复借一次还要再查询一次,那么这家机构花在复借审核征信查询上的费用有多少?这家持牌机构平均一年至少要花多少钱在借款人征信查询上?

其次,一个非持牌的小型消费金融公司/大中型网贷(P2P)机构,在它每一次授信/贷款撮合之前,也要花2元多来调用芝麻信用反欺诈信息和腾讯征信社交数据;然后再花3元左右查询同盾和百融数据,调用运营商、航旅、教育等数据。

综合下来,一个客户单次查询要花费约5元的征信查询成本。平台的过审率达到70%,复借户不需再度查询,只需接入平台自身开发的风控模型。展业四年,这家公司的借款总户数已达3000万,实际借款用户2000多万。那么,这家非持牌机构一年至少要花多少钱在征信查询上?

如果只站在数学角度探讨,第一个问题所涉持牌机构年均征信查询费用要在1.5亿元左右;第二个问题所涉非持牌公司年均花费3750万元。相对各自的营收,这笔费用都不足以构成重大负担,但已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现实的数字或许会更大——因为只有当家机构的借款用户规模足够大、征信查询量足够大时,放款机构对于征信提供商才有议价权,才能享受上文所述的批量合作下的查询费用。

一笔贷款

要调用哪些数据?

上述两个案例均无指代特定公司,而是记者在采访一家互联网银行、三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、三家非持牌贷款类(含撮合)平台后综合得出的平均数据。

一家民营银行的高管告诉记者,央行征信查询最便宜。“早年间,央行征信查询还要10元一笔,近两年给商业银行的是2~5元一笔。考虑到民营银行初建,给民营银行和一些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的价格,都是1元一笔。但它不是缴一次就完事,复查是照常收费。比如我们每季度进行贷后管理要查询信息,进行信用污点跟踪,这里是照常收费的。”该民营银行高管告诉记者。

但央行征信并不能作为信审数据单一来源。上述民营银行高管和一家大型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告诉记者,他们均在央行征信之外,调用了鹏元、中诚信、芝麻信用、滴滴、美团等第三方机构数据接口。这些垂直细分征信数据共同构成了信审数据箩筐。

“比如我们有的时候还要查借款人学历、航旅记录、出行信息、手机通讯信息等,就会跟目前的第三方机构合作。他们的数据维度其实越来越丰富,但我们不会只和一家合作,而是和多家合作,调用各家不同的数据接口。比如我调用鹏元的学历、调用芝麻的反欺诈,用哪家的什么数据,我们有自己的逻辑模型。”一家大型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告诉记者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有众多非持牌放贷类机构(包括撮合贷款的P2P),目前没有资格接入央行征信。

综合一家非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两家P2P平台的总经理的说法,他们目前主要接入的第三方征信公司有同盾、百融、芝麻、腾讯、百度、前海征信等,通常不会一次性全部接入,同样也是根据自己的客群属性调用接口。

“我们的单个借款用户征信查询成本已经算是业内较低的了,一个才4元,我知道有很多公司是5~8元左右。当然我们的量(借款人量)比较大。据我所知,业内最低的应该就是蚂蚁借呗,他们对自己的数据极其有自信,当然人家的数据确实比较好,单个成本才2块钱左右。”一家非持牌贷款类机构高管告诉记者。

基于商业机密的角度考虑,上述机构并未向记者明言征信查询占运营成本的比重有多大。“不管占比多少,借款人数在千万以上的平台,几乎每年都要掏出上亿元在征信查询上。占比其实跟各个公司自己的业务特性有关,有些公司天然有场景、有入口,那么他们花在获客上的成本可能稍微小一点,那么征信查询的占比就大了;有些风控比较粗放,他就是愿意把钱花在推广、获客,那么他们的征信查询成本占比就没这么大了。”上述非持牌贷款类机构高管向记者分析。

普惠金融玩家的呼声

“作为普惠金融机构,我们更在意央行数据之外的数据,包括马上成立的信联和囊括各部委类似公积金、社保的综合数据的打通,这些对于大幅降低机构成本有很大帮助。目前数据就还是存在壁垒问题,P2P和小贷机构类金融机构的信贷数据如果能共享起来,甚至各部委和地市级的数据能打通,对于普惠金融机构发展帮助很大。” 苏宁消费金融公司相关人士表示。

“我对百行征信的寄望是,能做到行业集中共享,打破信息孤岛。比如一个借款用户已经过度负债的话,平台能够通过查询一个接口就意识到这个情况的存在,然后不予以发放借款标的。”一位P2P高管称。

上述两位人士所言,反映出的是同一个问题——目前不同的征信数据商互为割裂。此前一位个人征信行业专业人士曾向记者表示,出于自身业务保护和商业利益的考虑,各平台不愿主动将数据共享;更为重要的是,各家平台对于个人信用评价的模型算法都不太一样,出于保护个人信息的考虑,各家平台对外输出的通常是针对个人标签化的信用评价,而非涉及隐私的个人具体信息。因此,对于尚在筹建的百行征信而言,如果只是单纯从各家平台搜集这类标签化的信用评价,其实意义并不大。

除了呼吁多维度统一的数据,有行业人士建议,放款机构本身也会对央行征信数据库进行数据报送,丰满了后者的数据维度,那么,“是否在使用成本上能够得到进一步优惠?”


相关阅读
博聚网